流夏废墟

My Dearest Teacher

  那天,是我第一次见到他,他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我,一双金眸淡淡地看着我。总感觉,他看上去很寂寞呢。我费力地朝他伸出手,他举起双手,仍是一脸淡定。还没触碰到他,我便倒下了,他看着我 似是在想着些什么。
  然后他雕琢着我的身体,他抹去我身上的棱棱角角,一点点雕琢出我的模样,为我安上眼珠。
  他说,我叫穆萨耶夫。
  他为我缝制出好看的衣服,给我吃好吃的果子,教授我各种各样的知识。
  我努力地学习着,想要离他更近一些,更近一些。不想再看到他寂寞的样子了。
  “为什么颜色不一样呢?”
  我扯着他的袖子,手指着自己的脸。
  他低头看着我说:“你的红色是在生成过程中由于所含碳氮鍵的鄰位碳原子缺失而产生的极为稀有的红色。”
  “同样的才好~”
  于是他为我涂抹上白粉,我的皮肤变成了和他一样的白色。
  好开心,这样就能离他更近一步了吧?
  他看着我,温柔的金眸染上了笑意,真的很美很美。
  后来,我遇到了萤石。
  它散发着微弱的荧光,在烈阳下瑟瑟发抖着。
  我叫来老师,老师雕琢着它的模样,给他安上眼珠,为它扑上白粉,那孩子迷茫地看着我们,我笑看着他,“你好!我叫穆萨耶夫,是你的哥哥哦~”
  它眨眨眼,羞怯地笑了笑,黄色长发散发着淡淡荧光,真的是很可爱的孩子呢。
  老师说,它叫霍达乐斯。
  然后我们与老师一起建立起居住区,虽说是一起但却并没有帮上什么呢,真是没用啊,我。
  后来,我们迎来了一个又一个孩子,空旷的建筑也渐渐热闹了起来,老师也很开心,那金色双眸也总是盈满了笑意,我也再没见过老师寂寞的神情。
  直到那一天,湛蓝的天空出现了一个黑点。
  托玛琳被带走了。
  那天它正在虚之岬采集着鲜花,为了庆祝我即将到来的生日。
     老师赶过去的时候已经晚了。
  它们已经走了,草地上只剩下一个木碗和散落满地的鲜花。
  托玛琳比我小很多岁,它总喜欢跟在我屁股后头一声声叫着我的名字。它说,我的名字很好听。它说,它最喜欢穆萨耶夫了。它说……它说……
  那天,老师那双温柔的金眸失去了笑意,他静静地坐着,手隔着袖子抚摸着我的头发,他说,都是他的错。
  不,明明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对托玛琳说喜欢虚之岬的花的话……如果不是我的话……我抽噎着,什么都说不出来,胸口像是被什么闷着一样,好难受。
  那之后,老师时常一脸悲伤地独自坐着。
  我与他的距离又变得那么远了。
  那之后,我拼命的练着剑术,为了保护那些孩子,也为了……离他更近一些。
  但还是不够格啊……
  月人的箭刺穿了我的身体,很痛,那些被带走的孩子也是这么痛吗?
  失去意识前我看到老师匆匆向这边赶来,我与他的距离是那么远,那时我才惊觉,我与他的距离从未拉近过。
  对不起,我最亲爱的老师,又要害你露出那种悲伤的表情了。
  对不起……